大富豪注册开户

文苑擷英

鄭斐 散文——《生命之重》

作者: 鄭斐     時間: 2020-06-29     點擊: 查詢中    分享到:

生命之重


近日,又讀了一遍余華的小說《活著》,一本講述普通人苦難經歷的書,讓人深感沉重的同時也讓人掩卷沉思,人活著的目的是什么?是為了活著本身還是為了活著之外的事物?

《活著》從一個叫福貴的老人講述自己一生的經歷入手,用第一人稱的口吻給我們娓娓道來一個富家少爺從吃喝嫖賭到敗光家業,淪落到為糊口而下地勞動,在跨越抗日戰爭、內戰、饑荒、大躍進、文革的年代里,他死里逃生,而家庭卻被命運肢解。他摯愛的親人一個一個地逝去:老母病死、幼子因抽血猝死、妻子得病先他而去、聾啞女兒鳳霞難產而終、女婿被鋼板所夾意外慘死,只留下一個小小的孫子苦根,竟也在那個饑餓的年代里,活活噎死。他布滿老繭的粗糙的黝黑的手掩埋了所有的親人與淚水,終于只孑然一身與一頭瘦骨嶙峋又險些被人宰割的老牛為伴。

隨著老人的講述,一個個鮮活的形象躍然紙上。家珍,多好聽的一個名字,她美麗,善良,聰穎,能干,她的父親也的確把她當作家里的掌上明珠來呵護,可她卻嫁了福貴這樣一個玩世不恭,傷風敗俗的紈绔子弟,福貴在公眾場合羞辱過她,還對她的父親不敬,但是家珍竟然依舊不離不棄。我想,最初的這種堅持是一種嫁雞隨雞的執念吧。災荒的時候,瘦弱的她回到父親家,可她竟然不是要離開福貴,而是將米藏在胸口帶回來,煮粥給福貴和孩子們。她說過她害怕死去。害怕見不到福貴,見不到家人。我想她最害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她害怕離開那經歷了無數磨難和多次死里逃生才建立起來的家庭,雖然窮苦,但是可以一家人相互照顧、相依為命的家庭。她不放心丟下改邪歸正、浪子回頭的福貴,她走之前,即使閉著眼睛,也用盡平生最大的力氣,去抓福貴的手,仿佛不讓死神帶走自己,不讓死神將自己與福貴分開。

有慶,一個多么善良、乖巧、懂事的孩子。福貴經常不分青紅皂白地對他非打即罵,可他,小小的年紀,卻已然習慣了把什么都放在心里,一個人默默承受,他還是個孩子啊,本應該天真活潑,有著快樂無比的童年,可他擁有的是怎樣的艱苦而又悲哀的生活!就是這樣的有慶,一個洋溢著無限活力,未來充滿著無限可能的生命,在那個年代里戛然而止了。那個頭不高的青澀少年,那重視親情對姐姐有無限依戀的有慶,那懂事的主動為家庭分擔的有慶,那揉著惺忪睡眼每日風雨無阻去割草的有慶,那舍不得穿鞋在鄉間小路上來回奔跑踏出咚咚步音的有慶,那善良的飽含著愛心呵護兩只小羊的有慶,那憨厚正直而又固執倔強的有慶啊,他是那么的熱愛生活,熱愛生命。當他在父親面前拿了長跑第一名的時候,我似乎看見了有慶的希望。可是令我無法接受的是有慶的突然死去。有慶的死冤枉而荒謬,由于血型與臨盆的縣長夫人相同,被逼著去獻血,他竟因為抽血過多而夭亡。

有慶之后就是一連串接踵而至的死亡,鳳霞,二喜,家珍,一個個相繼離去,一直到小小的苦根近乎無聲的死,仿佛將生命化作了一個微不足道的塵埃,落下來。

此時的福貴,頭發雪白,身體枯槁,心力憔悴,可是即使全世界只剩下他一個人,他孤獨的一個人,他也終究沒有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在生與死之間,對于福貴而言,死是更容易的選擇,可是,他選擇了活著。而活著,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個被厄運磨礪了一生的人居然嘿嘿地笑著,他在以笑的方式哭。他活著,不僅僅代表他自己,他也是在為他所愛的家珍、鳳霞、有慶、二喜、苦根活著!

《活著》用最樸實無華、最平鋪直述的語言向我們展示了人生的真諦。書中,生命在不斷的接踵而至的死亡面前顯得那么脆弱、那么不可控制,這更讓人能體會到生命的可貴和活著的不易。那層出不窮、一波接著一波的苦難象風一樣襲向人的生命旅程之時,才讓人更加深刻的體會到堅韌不屈這種難能可貴的品質。生命雖是脆弱而無常的,但在書中,卻讓生命的堅強得到了最充分的體現。這也正是這本書帶給我的最深的感受,生活的意義與幸福的標準永遠沒有準確的答案。但我相信我們只要付出全部的努力去變成自己最好的樣子,用全部的真心珍愛自己身邊的朋友、親人,認真過好生命中的每一天,就無愧于活著的意義!

(黃陵礦業  鄭斐)

上一篇:李永剛 詩歌——《人民》 下一篇:王轉平 散文——《端午雜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