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富豪注册开户

文苑擷英

王轉平 散文——《端午雜談》

作者: 王轉平     時間: 2020-06-27     點擊: 查詢中    分享到:

端午雜談


端午節在中國可謂家喻戶曉。它的存在見證著中國兩千多年深厚的文化底蘊與中國人民堅守的精神。

在陜北農村,每逢端午節來臨之際,幾乎家家戶戶包粽子、吃粽子,似乎只有粽子才能留住我們對每一個端午節的回憶。

小時候,很期待過端午,因為做小本生意的父母即使奔波在外也會歸來,一則為了過節,為我們小孩子們解解饞,二則到了給莊稼鋤草的時節。我們小孩兒當然注重的是前者。當時的粽子是用陜北特有的農作物——軟糜子做為主要材質,隨著條件的變好,后來糯米代替了軟糜子,紅棗仍是點綴品。粽葉將糯米與紅棗包裹成三角狀,馬蓮草將其綁扎牢固。

我們是個大家庭人家,記憶中,每年母親都要包兩水桶粽子。哥哥姐姐上學去了,我跟弟弟喜歡粘在母親身邊,時而搗亂學習如何包,時而問母親啥時能下鍋,偶爾也會心疼母親累。印象中,母親每次包粽子都干勁十足,笑容滿面,似乎永遠不知疲倦。越長大越能理解母親,為了最重要的人,雖累尤樂,更多的是幸福。看著母親把包好的粽子放入大鍋里,然后在上邊壓塊石板甕蓋(以保證粽子的完整性),接著倒涼水直至沒過甕蓋一些,最后開火煮。煮粽子的過程中,我跟弟弟像小饞貓一樣一遍遍的問母親,啥時熟?快熟沒?肚子也很配合的開始了獨特的交響曲。母親告訴我們:凡事都得有個過程,得耐心的等待。貪玩是孩子的天性,孩提時的我們總是抗拒不了大朋友的"誘惑",只要他們一呼喚,我們準風一般的追隨,感覺能跟大朋友們在一塊玩,那是無上的榮耀。嘻嘻……然后,然后就流連忘返了,直到聽到母親的召喚聲,我們才意識到玩時把美食——粽子拋到九霄云外了。我們三步并作兩步歡樂的像小鳥一樣飛奔回去,煮熟的粽子已被媽媽用涼水冰好了。用手剝開墨綠色的粽葉,只見潔白如玉的珍珠團兒里鑲嵌著幾顆深紅色的瑪瑙棗,時不時的散發出淡雅的粽葉清香,咬一口,真是甜而不膩,黏黏而爽口。待一個個粽子下肚,我們的臉活脫脫變成了花貓。母親看在眼里樂在心里,早已在一旁備好了一盆溫水,待我們吃暢快了,洗手、抹嘴。

現如今,大家的生活越過越好,粽子的口味多種多樣,形狀百變。我仍對紅棗口味的粽子情有獨鐘。上周,媽媽告訴我粽子包好了,其實我知道她想我了,只是她總盡量不提及,害怕影響我們上班,害怕我們自責不能跟她一塊過節。正如我想吃粽子,其實我是想老娘了。面對巍巍高山,我拼命的仰頭再仰頭……很揪心。昨接了婆婆的電話,她很貼心的告訴我,粽子包好了,用陜南特有的槲葉包的,知道我倆一時半會回不來,在冰柜里給我們存了些,我聽了后覺得很暖心!

好多時候我們喜歡一種味道,一種食物,大多時候是因為它帶給了我們別樣的情懷!是思念,是幸福!

(神渭管運  王轉平)


上一篇:鄭斐 散文——《生命之重》 下一篇:岳瑞 詩歌——《端午三首》